星期二, 6月 17, 2008

Traveller in Orient hostel !! [Orient hostel的旅人啊...]*Sleep Slovenia

Lean醒來時總是下午,沒人知道前晚是跑到哪鬼混,個子不高的他加上左耳有明顯的萎縮,寢室內的人鮮少人跟他有什麼交集,除了第一天下午他醒來時我主動跟他交談,還有他跟巴基斯坦的辛詢問阿富汗的狀況外,其他人的表情告訴我這傢伙是個怪胎...

或許吧,911之後2個月內還要進入阿富汗的人應該瘋了吧,雖然我也還蠻想進去的..

一頭褐色的卷髮綁著亂亂的馬尾,鬍子看起來也是大概有3個月沒整了,一下床他一邊整理著行李一邊跟我閒聊,大概我很幸運,跟我聊過的老外有9成知道台灣在哪,還是跟一個長得像中東人的台灣人,得知他要去阿富汗,我眼睛為之一亮的跟他討論起中東的局勢,Lean之前已經多次無簽證從伊朗跟阿富汗的邊境偷渡進去了,這項資訊我早先在LP的中東裡看到這項資訊,但沒想眼前交談的對象就是一個活生生的偷渡客,除了Lean沒任何宗教信仰外,對回教抱持尊重的態度,在很多旅人當中我看到了少有的態度,在講著他進入阿富汗部落中遇到窮苦的老人還把他們家僅有的麵包給Lean,講著講著就跪了下來,態度,誠懇的態度感動了我,我想也是這次他願意冒生命危險回阿富汗看看一些老朋友的原因..

除了看他晃蕩在外好一陣子的外表,手中的那本諸紅色的護照內頁僅剩一兩頁可用的空白頁透露著這位經驗老到的背包客並不是瘋子,他跟我講這是第三本了吧..他總是在外打工賺取旅費來來走走,歐洲亞洲大多數的地方他都去過了,知道台灣在哪並不意外,跟他聊了半個多小時後他居然稱讚我的破英文...呵...

之後跟辛一起討論著如何進入阿富汗,我順便拿起我手上的地圖加入他們的討論,北方是唯一可行的路,可是沿路軍閥跟部落都會跟你收取過路費,南部坎達哈區域還是塔力班的勢力範圍,嚴格講起來是發源地,美軍是鞭長莫及的範圍,一般阿富汗的人民經過都難保因為派系衝突被屠殺了,這時候要往南部走根本是找死,辛斬釘截鐵說南部鐵定過不去,Lean皺著眉頭思考著...

每天下午大約中餐時間後Lean才會醒來,其中一天晚上跟他去BAR喝點小酒,抽著土耳其街上賣的廉價煙草,看著土耳其肚皮舞者聊著543的話題,他知道我過幾天要飛到德里,除了推薦旅館外還慎重的告誡我不要管來拉客的印度阿三,出了車站..頭不要回的直直走,看著那張他畫給我的地圖,旅人互助的經驗交流是我覺得往後的旅途上對我影響很大的部份,我喜歡住Hostel這類有背包客的地方不是因為他便宜而已,有些體驗是你住五星級旅館保護下或自我設限下無法得到的,一個人更容易和陌生人打成一片,當然大多數都是對方的過客而已,但往往有時候陌生人點出一些自己看不到的盲點...

當我離開Orinet時跟Lean說聲再見,也跟Botin道別,沒見到辛,大概跟老美去哪鬼混了..

快一個月之後回到了台灣,或許Lean去了中亞吧,或許還在伊朗,還是在阿富汗遇害了,我一點都不知道,看著中東的網路新聞,看著被擄人質遭斬首的新聞,只希望這塊土地出現和平的曙光..

旅途,旅人.會一直在旅途上 體驗著...從陌生到熟悉
熟悉到說再見 跟每個錯身而過的旅人...

3 則留言:

tool 提到...

能到國外四處旅行,結識不同國家的朋友真好啊,即便只是萍水相逢而已......

Anna 提到...

最近剛剛看完燦爛千陽, 跟回教徒朋友聊起書裡的內容. 這些在南非的回教徒們原來很多他們都多多少少在阿富汗戰亂時期出錢出力團結起來過, 讓我對這個虔誠又堅持族群有很多心的感想. 書寫的不錯, 只是以傳統婦女的角度寫並不是很中立, 不過還是直得一看.

mayhew 提到...

to tool 大都萍水相逢拉...體驗人生罷了...

to anna 回教本意是很善良的..怎麼也某些教派也走偏了就是....